RSS

希臘債務的真相

02 十一月

希臘民眾8日用敲盆敲鍋的方式,抗議政府通過財政緊縮政策

本報記者/劉言

本報駐義大利記者/王鑫

債務纏身的希臘終於等來了“救命錢”。5月6日,希臘議會以172票贊成批准了一項近乎苛刻的財政緊縮計劃,目的是爭取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提供的價值1100億歐元的一攬子援助。為了這筆挽救希臘于絕境的救援款項,以總理帕潘德里歐為首的希臘政府必須在2012年之前削減300億歐元預算,而這意味著過慣了舒服日子的希臘人從此要勒緊褲帶。當然,這是希臘人不肯接受的現實。但如果不對現有的經濟模式動“大手術”、不改變弊端重重的福利制度,希臘終有一天會步入絕境。

高福利和腐敗掏空國庫

2009年12月,希臘政府自揭老底,曝出了該國長期被掩蓋的債務黑洞:2009年希臘的財政赤字佔到希臘全年國內生產總值(GDP)的12%,債務總額高達2940億歐元,平攤到1100萬希臘公民的頭上,相當於人均背負2.67萬歐元(約合24萬元人民幣)的債務。

希臘政府財政多年超支,最根本的原因在於“希臘特色”的福利制度。“希臘的福利有多麼好,看看碼頭工人的薪水就知道了。”希臘華文媒體《中希時報》記者汪鵬對《世界新聞報》記者說。據汪鵬介紹,希臘所有的碼頭工人都算公務員,一個初級工人的月薪在3000—10000歐元之間。“何況他們一年可以領14個月的工資”。

龐大的公務員隊伍是希臘高福利制度的既得利益者。在希臘,僅政府部門的公務員數量就佔全國勞動人口的10%。如果算上公共部門的從業人員,比例會更高。希臘公務員每個月可以獲得介於5歐元至1300歐元之間的額外獎金,而發獎金的名目林林總總,包括會使用電腦、會說外語、準時上班等。儘管希臘法律保護公務員免於被辭退,但卻允許他們在過了40歲之後就退休和領取退休金。希臘公務員的後代也能跟著沾光。如果公務員的女兒是未婚或者是離婚,她們可以在父母死後繼續領取父母的退休金。

希臘的高福利制度有著深刻的社會原因。一方面,希臘人口的老齡化程度越來越高,據歐盟統計,希臘的老齡化負擔佔GDP的15.9%,是全歐洲最高的,老齡化的沉重壓力意味著希臘政府需要承擔更高的養老金支出;另一方面,希臘加入歐元區後,儘管其生產能力未能與高標準歐元區國家同步,但卻在福利水準上大踏步向這些國家看齊。希臘不同的政黨為了拉選票,不斷開出各種福利支票以爭取選民的支援。

一些經濟學家認為,希臘財政狀況惡化跟希臘的“全民逃稅”現象也有很大關係。由於徵管不善,希臘國內偷稅漏稅非常嚴重。根據希臘媒體援引希臘企業聯合會的估算,希臘全國每年偷逃稅款高達300億歐元。此外,希臘的“貪腐文化”也是造成希臘國庫虧空的一個原因。美國《華爾街日報》近日援引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,賄賂、獻金和其他公職腐敗致使希臘政府每年損失200多億歐元,相當於希臘GDP的8%。

 

脆弱的政經結構

如此巨大的福利開支,需要一國政府較高的經濟收入來維持。但可悲的是,希臘的經濟產出遠遠低於政府的支出。

希臘是歐盟成員國中經濟欠發達的國家之一,其支柱產業是旅遊和航運。自2004年雅典奧運會令希臘元氣大傷後,該國經濟恢復緩慢。2007年起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沉重打擊了希臘的兩大支柱產業,並造成希臘國內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和通脹率。希臘的經濟效益與公共開支嚴重失衡,該國GDP增長率長期在1%至2%左右,而實際工資增長率卻平均在5%左右,造成的結果就是日趨嚴重的財政赤字。

本月5日,希臘爆發了大規模的罷工浪潮,民眾抗議政府通過財政緊縮政策,希臘長期積壓的經濟矛盾和社會矛盾再次爆發。

2008年12月,兩名希臘警察執法時誤殺一名少年,竟在希臘國內引發了持續兩個月的大規模騷亂。希臘民眾將怒火撒向政府,抗議政府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推行養老金改革、削減福利開支。這起事件動搖了新民主黨政府的執政根基,導致該黨在2009年10月被迫提前大選,慘敗下臺。新上任的泛希社運政府雄心勃勃,力求提振經濟信心,大力推動改革。然而,“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”,希臘經濟的病痛僅靠幾次“小手術”是解除不了的。

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歐盟研究中心研究員刑驊對《世界新聞報》記者說:“希臘要想根除債務危機,不能僅靠外部援助,最根本的是要改變脆弱的經濟模式,打造能夠實現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拳頭產業。”刑驊還說,歐盟和IMF提供給希臘的經濟援助,由於帶有官方性質再加上利息比國際金融市場的利息低,對於希臘提高信譽度是有幫助的。但希臘要想重新贏回資本的信任,恐怕還需要對經濟結構進行深度調整。

“德國病人”給希臘做榜樣

實際上,希臘所面臨的改革壓力,作為希臘主要救援者的德國同樣有過。十幾年前,德國經濟增長低迷、失業率高企、企業外遷、收支失衡造成巨大財政壓力。這與當前希臘病症如出一轍,長久以來奉行的高福利體制被認為是“禍首”。

十年後的德國已成為當前歐洲經濟的發動機和中流砥柱。在美國、歐洲各國頻現債務危機的情況下,德國卻獨樹一幟,表現出社會穩定、出口強勁、財力充足等顯著優勢,究其原因,與德國兩屆政府持久的改革密不可分。德國前總理施羅德1998年上臺不久制定了“2010年議程”,其改革涵蓋了稅收、薪酬、失業、養老等各個方面。2005年後的大聯合政府中,默克爾組閣了新政府。她堅持了“2010年議程”的改革思路,致力於改革高福利、降低失業率、提高勞動效率,將推動就業作為政策的核心目標。十年改革初顯成效,德國從“歐洲病人”搖身變成援助提供者。(劉言)

廣告
 
發表留言

Posted by 於 2011/11/02 in 產業資訊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