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
未上市股票~賜福科技 鴻海的宿命:無法擺脫中國製造標籤

26 十月

即便大規模轉移産能和開發無人工廠,郭台銘也無法擺脫中國製造的標籤

文 方儒

在鴻海集團台北土城總部,一座耗資3億台幣的無人工廠近期已經開工。全自動化的生産綫,由機器手臂來做CPU的插槽,能夠非常精準、毫無誤差的在兩、三公分見方的電路板上,密密麻麻插上三千根端子,一天産量高達七千個。

每一顆Intel、AMD的CPU旁,都需要透過CPU插槽,來傳遞電子訊號給主板。如果說CPU是計算機的心臟,CPU插槽就相當於心髒的瓣膜。鴻海在CPU插槽的全球市占率,則高達75%,如果郭台銘一聲令下暫緩出貨,等同全球計算機産業就要瞬間停擺。

富士康在深圳龍華園區的不同事業部的工人開始了搬遷。這裏的工人招聘也已經停止

富士康在深圳龍華園區的不同事業部的工人開始了搬遷。這裏的工人招聘也已經停止

這座示範性質的無人工廠,是由鴻海集團旗下子公司“賜福科技”負責經營。整個團隊都是由台灣“工研院”機械所挖角過來的,可以說是寶島這個領域中,最優秀的人才。

對郭台銘來說,如果不是深圳龍華園區連續發生員工“跳樓事件”,繼續發展無人工廠—未來鴻海集團最重要的轉型方向之一就是加大無人工廠的使用比例—可能會按部就班地進行。但是現在,“跳樓事件”以及隨後的加薪補救措施(詳情請查詢《郭台銘的煉獄》)顯然讓郭台銘不得不打亂順序,把産能內遷作為鴻海集團轉型的最優先順序任務。

在6月底和7月初,深圳龍華園區的不同事業部的工人開始了搬遷,目的地包括河南、廊坊、四川等地,而郭台銘也在公司內部開始了動員大會,一改以前嚴厲的面目,溫和地告訴員工,産能外遷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舉措,公司對外遷的員工每個月還有額外的補貼。

遷移效果

在無人工廠無法立刻見效的情況下,再加上“跳樓事件”的壓力,鴻海向內地的産能轉移就成為必然。事實上,熟悉鴻海的人也知道,産能遷移是鴻海早就制定好的計劃。在2009年,鴻海內部就提出過“黃金十年,贏在大陸”的戰略,其一方麵包括計劃在跨國品牌之外贏得更多內地企業的代工大單,另一方則包括將産能從相對集中的深圳逐步遷移到大陸的各個區域,以均衡發展並緩減壓力成本。此後的一段時間內,後一個目標一直在緩慢進行。

在過去幾年,鴻海已經在華南、華東、華中、華北、東北等地創建完成二十個科技工業園區,研發製造基地早已遍佈全國各地。比如消費電子産品事業群已在深圳、煙台、佛山、太原、昆山、南寧、武漢等地設有大型研發和製造基地;營運中心也從華南深圳地區擴展到環渤海經濟圈明星城市山東煙台,並新增昆山、上海營運據點—這一次因為“跳樓事件”,鴻海開始加快執行過去的戰略。

對鴻海而言,充分利用大陸市場的人口紅利、降低成本壓力、改善管理等種種原因是實施搬遷的主要動因,再加上內地各個地方政府爭相對鴻海開出的優惠措施,也讓鴻海決意避免工人過於集中在深圳龍華的窘境。

如果按照鴻海最終的計劃,産能遷移無疑是緩解目前“跳樓事件”負面影響的最快最有效的方式:在大陸各個區域事業群都會利用當地的地理、人力優勢,把製造的價值進一步提升,同時利潤率會因為各項成本的降低而有所提升,即使這次大規模加薪計劃,也會在未來通過利潤水平提高而對沖—即使是花旗、摩根士丹利都調低了未來一年對富士康盈利的預期,但是實際上,今年第一季度,鴻海的整體利潤率為3.3%,依然高於聯想的2.25%和方正科技的1.53%。

而這樣的計劃,同樣也有跨國品牌的背後認可。不久前富士康獲得戴爾公司企業筆記型電腦訂單,明年出貨量將有望達到300萬至350萬台,該項目的生産基地據稱主要集中在煙台。

至於在深圳龍華“跳樓事件”而暴露出來的管理問題,也會隨着內遷逐步得到控制。在所有內遷計劃中,不再有人數為40萬的超大型生産區,更多是人數在數萬人的園區,而且輔以相對完善的社區設置。至於深圳龍華的生産基地,近期已經停止了對普通工人的招聘。

轉型難題

接下來的問題是,如果鴻海順利地完成了産能遷移,他會再次把無人工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嗎?

郭台銘曾經考察日本的一家手錶工廠,由於手錶製造非常精細,自動化程度相當高。他得來靈感後,研究發現無人工廠廠房面積減少五成,還可以便利搬遷,甚至連燈都不用開,走進去伸手不見五指,是高度響應節能減排口號的綠色工廠。“人要呼吸,機器不要。”郭台銘面對台灣媒體時說。受此啓發,郭台銘極力想擺脫“製造鴻海”的刻板模式,邁向更加依賴機器的“高科技鴻海”。

鴻海把人工製造的價值發揮到了最大,然而這根深蒂固的經營模式,也成了轉型最大的障礙。因為郭台銘不可能在一夕之間,告訴蘋果:對不起,我不再幫你代工了。客戶、股東、供貨商、員工等各個公司利害關係人(stakeholder)都會跳腳。

iPhone、iPad、數碼相機、筆記本計算機,個個都需要上百道、上千道工序,跟小小手錶製作大大不同。至今仍須仰賴一個個流水綫的工人,把數百個零部件組裝起來,要想全部由機械人代勞,絶對是不可能的任務。“如果真能全部自動化,蘋果為什麼不自己做就好了?”一位台灣手機代工大廠副總經理對《環球企業家》說。

另外,鴻海的代工産品都是巨量,不是上百萬件的大單,郭台銘根本看不上眼,如果要有這麼多的機器人來做代工,投資金額與所需時間,恐怕很不劃算。

過去二十年,日本企業在人工成本攀高後,也積極轉往自動化生産,但他們卻發現,在生産少量多樣的繁複産品時,良率非常低。這除了造成日本經濟大環境的失落十年外,也證實完全自動化生産並不可行。

如果以鴻海來說,在CPU插槽、機殼拋光等單一關鍵零部件,確實可以仰賴機器手臂,精準度確實很高。但以鴻海現在主要的各個代工産品來說,都牽涉到複雜的組裝流程時,恐怕還是需要中國大陸工人的粗壯手臂。

在這思考維度下,環顧全世界,目前還沒有任何國家或地區,能夠完全替換中國作為“世界工廠”的地位。“中國製造,沒有辦法馬上取代。”宏碁創辦人、智融集團董事長施振榮對《環球企業家》如此分析。

廣告
 
發表留言

Posted by 於 2011/10/26 in 產業資訊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